<i id='6juia'><div id='6juia'><ins id='6juia'></ins></div></i>

  • <dl id='6juia'></dl>
      <acronym id='6juia'><em id='6juia'></em><td id='6juia'><div id='6juia'></div></td></acronym><address id='6juia'><big id='6juia'><big id='6juia'></big><legend id='6juia'></legend></big></address>

      <ins id='6juia'></ins>
          <i id='6juia'></i>
          1. <span id='6juia'></span>

          2. <tr id='6juia'><strong id='6juia'></strong><small id='6juia'></small><button id='6juia'></button><li id='6juia'><noscript id='6juia'><big id='6juia'></big><dt id='6juia'></dt></noscript></li></tr><ol id='6juia'><table id='6juia'><blockquote id='6juia'><tbody id='6juia'></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6juia'></u><kbd id='6juia'><kbd id='6juia'></kbd></kbd>
          3. <fieldset id='6juia'></fieldset>

            <code id='6juia'><strong id='6juia'></strong></code>

            兄弟,我來踩踩你

            • 时间:
            • 浏览:82
            • 来源:国内高清在线观看视频_国内黄私人色视频网站_国内精品_国内精品福利自拍在线视频

                1.重疊詛咒
                小網病瞭四天,躺在床上像一隻頻死的小狗。舍長張小猛帶他去瞭好幾趟醫院,但都被告知一切正常。張小猛本以為小網是想逃課,但是就在剛才,小網吐血瞭。
                張小猛要帶他換一傢大點的醫院查查,小網卻拒絕瞭,他讓張小猛和唐開幫他辦一件事。
                晚上,小網說:“來,核對一下吧。”
                唐開和張小猛把各自的手機放在一起,仔細比較起來。
                晚上九點,小網交給唐開和張小猛一個神秘的任務,雖然倆人都不明所以,但還是答應下來分頭去忙瞭。之後的五分鐘,小網在寢室裡面慢慢的走動,張小猛坐在一旁玩水果忍者,唐開則拿著手機去別的寢室串門去瞭。
                小網在他們的手機上安裝瞭一個屏幕錄像軟件,可以在一定時間內把屏幕上活動的東西拍下來。兩人把剛才的錄像放出來,都是水果忍者的街機模式,也就是不會冒炸彈的那種,可以在一定的時間內隨便玩。
                小網不動聲色的看著,同時指揮唐開調整錄像的進度。終於,詭異的一幕出現瞭,兩部手機上,刀刃切水果時留下的軌跡居然是同步的。也就是說,剛才張小猛和唐開雖然不在同一個寢室裡玩,但是他們手指劃過的軌跡是重合的!直到這時,張小猛才微微冷笑一聲說:“果然是這樣。”
                小網交代他們的任務是這樣的:唐開帶著手機去樓上正對他們寢室的那間寢室裡串門,假裝在玩水果忍者,但其實是記錄在那間寢室的人走路的軌跡,而陪小網的張小猛也不是在玩遊戲,他是在記錄小網剛才走路的軌跡。
                這意味著剛才小網走路的軌跡和正上方寢室裡那人走路的軌跡是重合的。不過如果結合錄制時間觀察的話就可以發現,唐開在樓上錄制的視頻裡,軌跡的移動稍微慢瞭一點。換句話說,樓上那人在追蹤小網的腳步,小網走到哪,他就走到哪。因為他在樓上,所以他的每一步都像踩在小網身上!
                小網剛才隻走瞭幾分鐘,就累的躺在瞭床上。這次他用熱毛巾敷在自己胸口上,幾分鐘拿開,他胸口上多瞭一個腳印狀的淤青。
                唐開憤慨的說:“這是詛咒!”
                小網看著他問:“剛才那間寢室有幾個人?”
                “隻有一個人,他個子高高的,臉色白的像死人。”
                小網淡淡的說:“據我所知,那間寢室已經閑置瞭兩年,根本沒人住。”
                2.踩踩踩
                “沒人住?我明明看見瞭呀,你是說……”唐開也反應瞭過來,自己剛才拍的是鬼呀!想到這,他突然火瞭,說:“小網,你明知道那間寢室裡面沒人,還讓我去?”
                剛質問完,看著小網慘白的臉色,他又有點不忍心,但是小網根本沒有抱歉的意思,隻是抬頭看瞭唐開一眼,淡淡的說:“因為你死不瞭。”
                張小猛怕唐開犯愣得罪瞭小網,忙使眼色讓他冷靜點。一年的相處告訴他,小網這個人很可怕。唐開還想問點什麼,小網咳嗽瞭幾聲,自顧自地到床上休息去瞭。
                唐開和張小猛對視瞭一眼,都不明白為什麼小網瘦弱的身軀總是給人一種壓迫感。過瞭一會兒,唐開悄悄問張小猛:“他說我死不瞭,什麼意思?”
                張小猛搖搖頭,表示不懂。
                小網突然插瞭一句:“夜裡如果胸口堵,記得翻身。這次可能真要死人瞭,你們小心點,睡吧。”
                唐開和張小猛小心的答應瞭一聲,收拾瞭一下,熄燈躺下瞭。
                唐開神經比較大條,一會就打起瞭呼嚕,張小猛怎麼也睡不著。和所有的大學生一樣,他拿出手機登上qq。讓他意外的是,空間裡居然多出二十多條留言:兄弟,我來踩踩你
                這本來是句平常的話,但此刻看來卻散發著死亡的威脅。張小猛剛想回復,突然感覺到胸口像被什麼東西壓瞭一下,胸腔中的氣體似乎被全部擠瞭出來。
                有人踩我,他想起小網的囑咐,忙翻瞭一下身子,那種感覺果然消失瞭。但這一翻身,他剛好朝向小網的床。
                床居然是空的!根本沒有聽見小網出去呀!張小猛也悄悄起床,摸黑去找小網。這時陽臺傳來小網的咳嗽聲,張小猛連忙過去看。
                小網躺在陽臺上,赤裸的上身到處是咳出的血。而他的胸口上,那一個腳印狀的淤青居然隨著呼吸不斷鼓起,已經到瞭誇張的程度。
                小網用微弱的聲音說:“幫我割開。”
                “什麼?”
                “割開!”小網的話裡有一種讓人不得不服從的氣勢,張小猛隻得照做。
                這時,小網交給他一塊碎玻璃渣。前幾天,一向小心謹慎的小網失手打碎瞭暖水瓶。之後他把壺膽的碎片暫時掃到陽臺上。張小猛這才明白過來,這一切都是小網設計好瞭的。他顫巍巍的拿起玻璃渣,一咬牙一閉眼朝小網胸口突起的淤青割去。
                讓他驚訝的一幕出現瞭,傷口裡露出一隻薄底鞋!